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www.500567.com >

关于科技类自媒体的发展现状研究初探

发布日期:2019-08-07 13:45   来源:未知   阅读:

  摘要:近十年来,随着网络科技的日新月异,以及移动终端设备的普及,随时随地、便捷地获取信息,已然成为现实。自媒体时代的到来,让消费和生产信息的界限变得模糊化,也催生了自媒体,这样一个群体的诞生。由此,新闻信息内容的生产开始告别了仅仅依赖传统媒体的单一生产模式,而逐渐形成了传统媒体、自媒体、网民个体在内的全新生产模式。笔者发现,在众多类型的自媒体当中,以解析评测数码产品的科技类自媒体发展尤为迅猛,短短两到三年的时间内就集聚了众多忠诚度极高的受众。在本文中,笔者通过梳理近年来科技类自媒体发展脉络,针对其间发现的问题进行了分析和总结,希望能对科技类自媒体后续的良性发展提供有益的引导。

  诞生于互联网的自媒体至今没有统一明确的定义,是在旧媒体与新媒体的对比当中而产生。其中,比较具有代表性的一种论述是,美国《圣荷塞水星报》专栏作家、知名博客作者丹·吉尔莫在2002年提出的一个概念“We Media”。他在2003年1月出版的《哥伦比亚新闻评论》中,撰写的《下一时代的新闻:自媒体来临一文指出:由于网络讨论区、博客等互联网新生事物风起云涌,许多对科技娴熟的受众,已经迫不及待却又自然而然地参与了内容对话,成为整个新闻传播流程中重要且有影响力的一环,“We Media”将是未来的主流媒体。此外,另一种比较具有代表性的论述是,美国新闻学会下属的媒体中心于2003年7月,出版了由谢因·波曼与克里斯·威理斯联合撰写的长达六十多页的“We Media”(自媒体)研究报告。在该报告中,作者认为“We Media”(自媒体),指的是普通大众经由数字科技强化,与全球知识体系相连之后,一种开始理解普通大众如何提供与分享他们本身的事实、他们本身的新闻的途径。

  在新闻传播学界,我们一般把“自媒体”又称为“公民媒体”,即:一种公民用以发布自己亲眼所见、亲耳所闻事件的载体,如博客、微博、微信、论坛、BBS等网络社区。而按照广义和狭义的区分,它又可以分为:1.狭义的自媒体。上溯到上世纪末,当时的BBS、个人专辑、博客等都可以称为自媒体;2.广义的自媒体。以微信公众号为标志,再加上之后在网络上活跃的百度百家、搜狐、网易、腾讯等自媒体平台。

  自媒体主要是基于个人的,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每一个人都可以拥有一个独立的发布平台。个中原因主要是因为自媒体必须依靠互联网等公共平台进行记载、传播和发布。在这里,笔者想明晰一下公共平台的内涵。所谓的公共平台,可以理解为一个开放而非封闭式的,平等而非主观的,信息之间互动频繁而非单向型线性传播的平台。在这个平台上,信息的传播、反馈时间,都具有快速和即时性的特征,能够充分体现出信息在时间流中的价值。可以这样说,公共平台的出现是现代社会人们信息需求和言论表达需求的结果。互联网技术的迅猛发展,不仅催生了公共信息的舆论场和情绪场,甚至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公共事务、公共决策、公共意见和公共利益的方向和实现。因此,基于公共平台的自媒体就具有了区别于传统媒体的,更加强大的功能和辐射面。

  在传统媒体中,传播的基本要求是讲求内容的客观真实。而在互联网中生存的自媒体,其传播的特性就是虚拟性强。这个虚拟性主要表现在以下两个层面。

  一是自媒体身份以及角色的虚拟。一般而言,身份的要素包括姓名、性别、年龄、职业等多个指标。在自媒体中,其身份和角色有一部分可能是真实身份,但很大一部分的身份是虚拟的。这种虚拟表现在IP地址注册的虚拟性、网名的虚拟性、身份定位的虚拟性、角色扮演的虚拟性等等。

  二是自媒体传播信息的虚拟。基于互联网生存的自媒体,其传播的信息是海量的。在这海量的信息里,自然而然存在真真假假、鱼目混珠的现象。不论是以虚拟的身份传播信息,还是传播信息的实质存在虚拟,自媒体相较于传统媒体而言,都有了很多的“灰色地带”。当然,我们不能简单地认为,自媒体传播的信息就缺乏可信度。自媒体传播的这些信息,经过受众,尤其是舆论领袖的筛选、求证、甄别、反馈,将可能焕发出不可限量的社会的力量。

  一是零组织形态。自媒体具有高度个人化的特征,这就导致它的组织形态可以冲破现有的任何传统形态,而呈现一个碎片化的、零组织的状态。

  二是自组织形态。不同的自媒体在运行过程中,由于某种原因,会与其他自媒体合作或者“扎堆”,从而形成一个新的组织形态。笔者称其为“自组织形态”。这里最好理解的一个自组织形态就是“群”。“群”,我们有时也把它称为“群体”。某些自媒体由于具有某种共同或者共通的经历、职业、文化、爱好的原因,而自发建立了“群体”,便于互相之间交流信息、沟通感情。可以这样说,这里的“群体”不具有传统组织的本质意义,因为它不涉及所有权、管理权、领导权等属性,是一个完全自由、松散、灵活、随意的自组织形态。

  三是它组织形态。这一组织形态其实是基于自媒体的依托平台——网络和自媒体的创办者而呈现出的一种组织形态。相较于零组织形态和自组织形态而言的,这里的它组织形态特征具有较为明显的企业组织形态。因为网站是一个具有企业性质的事物,企业的盈利性决定了它不会免费为大众提供公共平台。与此同时,自媒体的创办者大多会宣扬某种诉求,并会想方设法来吸引受众的关注,其真实的目的也是为了盈利。

  自媒体的监管难度相较于传统媒体而言,显得更加困难重重。因为其依赖的互联网,在广泛进入应用社会领域之后,开始引发了一系列问题,比如非法网站的注册问题、海量信息的真伪问题、个人隐私权及相关权利的保护问题、因信息传播引发的法律纠纷与诉讼问题、舆论暴力和理性构建的问题、“人肉搜索”的效应问题、网络监督的缺位问题、虚拟空间的迷惑问题、淫秽色情的惩罚问题等等。可以说,这些问题的出现,都是互联网的监管“漏洞”引发的。生存于其间的自媒体当然也是这个“漏洞”中的“小鱼”。因此,自媒体的监管难度可想而知。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11月10日在厦门大学举行。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梁建勇,厦门大学党委书记张彦,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等与会并致辞。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